您现在位置:北京市慈善义工联合会 >> 党建工作 >> 微党课 >> 浏览文章

【微党课】-----(2018年第20期)

2018/7/3 10:50:51点击数(0)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走进马克思(四)

哲学博士炼成记----1841年博士论文






德国耶拿大学哲学系有一间研讨室,曾有多位思想家和哲学家在这里讲课。身形魁梧的费希特一遍又一遍地敲着黑板:“康德的物自体是个多余”,谢林吆喝着同学们和他一起走到院子里感受自然的美,“走吧走吧,别让春天等着急了。”黑格尔毫不领会他的大学室友谢林对他的善意,冷冷地说了句“黑夜中的牛都是黑色的。”


青年朋友们,从这些哲学家的话语中,想必你们也得出一个结论了:哲学真的是听不懂。因此,更不用说是那些拿到哲学博士学位的学生了,在常人的眼中看来,他们更像一群“异类”。

1841年4月15日,这间研讨室里举行博士论文答辩会,但答辩现场出奇的安静,因为答辩的主角没有出场,评委专家看完论文,一致决定:这是一篇出色的博士论文,尽管本人没来,情况特殊,但仍然应当破格授予博士学位。


这位没到场参加答辩的“异类”,就是我们的主角——马克思。


那么,马克思是如何写作博士论文的?他的博士论文写了什么内容?又为何拿到了耶拿大学的博士学位呢?且不要急,我们一一道来。


1836年,马克思转学到柏林大学学习哲学,他升级为一个勤奋的“学霸”,每天除了看书,还去听博士和青年教师们辩论聊天,这些青年人都是黑格尔哲学的忠实信徒,并组成了一个学术团体,叫“青年黑格尔派”。在这些人当中,有一位和马克思关系最为亲近,他既帮助马克思的学业,还帮助马克思规划后来的职业,他就是马克思大学期间的导师——布鲁诺·鲍威尔,柏林大学的神学讲师,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鲍威尔对马克思的人生发展与规划起了重要作用。比如,马克思正是在鲍威尔的鼓励下才决定写作博士论文的,并遵从了鲍威尔的建议,最终把博士论文寄给耶拿,在耶拿大学取得了博士学位。


从马克思到柏林大学学习哲学,再到他取得博士学位,只有短短的五年时间。但这一段时期对于他的学术发展、思想发展、人生发展是极其重要的。这种重要性集中体现在以下三件重要事情的选择上。接下来,我就给大家介绍一下他的三件重要事情。


第一件事是转专业。


各位同学,当初高考的时候,你们是怎么选专业的?你们对自己的专业满意吗?

马克思在青少年时期和我们现在的很多同学一样,面临着对自己专业不满意的问题。他最初听从了他父亲的意见选择了热门的法律专业,但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真正的兴趣,并转到了比较冷门的哲学专业。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也是摆脱世俗眼光的动力。

当马克思在波恩大学按照父亲的意愿读法律时,兴趣并不浓厚,甚至一度和其他年轻人一起抽烟、喝酒、逃学,后来他的父亲写信严厉地批评了他,警告他如果荒废学业的话,就断绝他的经济来源。因此马克思选择了转学、转专业,并以极大的热情投身到学术研究之中。


马克思选择哲学,固然和他的兴趣有关,但更为根本的原因在于哲学承担的使命。在希腊哲学中,哲学是爱智慧的学问,哲学关心的是世界的本源。我们这个世界从哪里来,我们人类从哪里来,到了近代,哲学家们对哲学的认识更深一步,黑格尔说过,哲学是被把握在思想中的时代,后来,马克思把这句话说成是“哲学是时代精神的精华。”这两种表达有一个共同的要素,那就是,哲学与时代密切相关,哲学是对时代最深刻的认识。马克思选择哲学,根本上是要深刻认识他所处的时代,认识时代的特征,领会时代的使命,只有哲学才能承担这个使命。



第二件事是马克思写论文。


写论文对于很多大学生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考验。一篇合格的学术论文的基本要求是,就某一个问题表达你的观点,并且对你的观点做出论证,既要保证你的观点不落后不陈旧,还要做到论证有说服力有文献支撑。对于很多文科学生来说,查文献、写观点并不难,难的是“凑字数”。特别是博士论文,一篇比较优秀的文科博士论文的字数一般要在15-20万字左右,而对于不读博士学位的大部分人来说,很可能一辈子也写不到这么多字。更何况一篇哲学博士论文本身就要求用哲学概念规范地推演论证,简直难于上青天。


马克思既然选择了自己喜欢的哲学专业,就要在哲学方面展示出自己的超群实力,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在本来就很难的哲学领域选择一个难度最高的题目,这篇论文最好是所有论文里最难写的,也就是博士论文,一步到位。


这个时候,马克思的导师鲍威尔前往波恩大学任教,他希望马克思尽快写完博士论文,拿到博士学位,这样就可以争取在波恩大学里谋得教师职位,一起做同事。于是在1840年下半年,马克思开始动笔写博士论文,他的博士论文题目非常绕口,叫做《论德谟克利特的自然哲学和伊壁鸩鲁的自然哲学之间的差别》。




德谟克利特、伊壁鸠鲁和自然哲学。这三个词是啥意思?


前两个词是两位古希腊的哲学家的名字,自然哲学是古希腊哲学中的一个研究领域,主要讨论的是世界的起源和构成。有意思的是,这两位古希腊哲学家都讨论过一个共同的问题,那就是物质是由微小的、不可再分的原子构成的,物质有运动和变化是因为原子本身的运动,那么,原子运动究竟是什么样的呢?德谟克利特认为原子的运动是沿着既定轨道进行的直线运动,但伊壁鸠鲁认为原子的运动是包含偶然性的偏斜运动,它会离开既定的轨道,而实现它自己真正的意图——自由。


马克思之所以选择这个题目,一是因为它难写,二是与马克思的立场有关。可以说,马克思正是通过这篇博士论文,明确提出了自由的立场。


马克思认为,原子偏离轨道的运动,对于原有的既定轨道来说,无异于“革命”。马克思用毕生的精力从事革命的事业,革的是行自由主义之名、反人类自由之实的资本主义制度的命,而他认为真正的自由是人的全面发展,这种自由只有在共产主义社会中才能真正实现。



第三件事是换学校答辩。


1841年初,马克思的博士论文终于写完了,按照博士学位培养程序,还需要通过论文答辩才能真正拿到哲学博士学位证书。但是,论文写得再好,也得有人欣赏,否则很难通过专家评审和答辩。马克思这时候才意识到,对于日趋保守的柏林大学来说,他论文里关于自由的观点很难征服那些权威专家,只能找一所能够认可他的学术观点的大学去答辩,于是,在鲍威尔的建议下,马克思选中了耶拿大学。


耶拿大学是一所什么样的学校呢?它位于德国东部的图林根州,是德国久负盛名的大学,目前,它的哲学、光学、德语教育等专业依然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在18、19世纪,耶拿大学是近代欧洲思想运动的中心。这里还是当时法学研究的重镇,哲学家费尔巴哈的父亲老费尔巴哈是耶拿的刑法学家。在马克思选择到耶拿大学答辩之前,德国古典哲学重要代表人物费希特、谢林、黑格尔都先后在耶拿任教,可以说这里是群星璀璨,并且充满了自由开明的学风。


因此,马克思选择获取耶拿大学的博士学位。从结果来看,基本如马克思所愿,博士论文于1841年3月底完稿,4月6日马克思把它寄给耶拿大学哲学系,4月15日在马克思本人未到场的情况下,这篇论文全票通过,答辩组专家决定授予马克思耶拿大学哲学博士学位。但是,马克思拿到博士学位以后,有没有顺利进入大学任教呢?这个问题我们留待后面一讲为大家揭开谜底。





1836年,柏林的一家不起眼的旧书店里,一个18岁的青年站在书架前,他贪婪地浏览着图书,似乎要买下整个书店,他请老板帮他寻找《法哲学》,目光又贪婪地盯上了《法哲学》旁边的《艺术史》,他不知道自己面前已经堆了一大摞书。这个青年就是马克思,这种逛书店的方式是他的常态,当然,还有另一个常态——结账时的犹豫,没有能力付足现金,只能给家里邮寄账单。这就是18岁的马克思,就读于柏林大学,正在走向一条成为超级学霸的道路。鲜为人知的是,马克思最初就读的并不是柏林大学,他一开始也不是一个“学霸”。


一年前,17岁的马克思上了大学,按照家人的意愿,他选择了波恩大学的法律专业。大学生活开始了!新的人生来到了!终于摆脱父母的唠叨了!马克思像出笼的小鸟满心狂喜,他第一年的大学生活充满了年轻人的躁动与轻狂——他参加特里尔同乡会,与贵族学生发生争执,携带被禁止的武器,参与喝酒、决斗,甚至被关过禁闭。他迷恋于创作浪漫主义文学,还经常给父亲寄去自己创作的诗歌作品。


但在父亲眼里,这不过是一个典型的“问题少年”的表现。他写信给马克思说道:“杂乱无章、漫无头绪地踯躅于知识的各个领域,在昏暗的油灯下胡思乱想,蓬头乱发,虽不在啤酒中消磨放任,却穿着学者的睡衣放荡不羁;离群索居、不拘礼节甚至对父亲也不尊重”。此外,马克思大手大脚地花着父亲的钱,在当时,最富有的人一年的花销也不过五百塔勒,但马克思一年要花掉七百。


同时,马克思在猛烈地追求他的青梅竹马——燕妮,追求的方式是用情书不断地“轰炸”。燕妮没有被这些情书冲昏头脑,面对马克思不着边际的浪漫情诗,她忧心忡忡地给马克思写信说:“卡尔,我的悲哀在于,那种会使任何一个别的姑娘狂喜的东西,即你的美丽、感人而炽热的激情、你的娓娓动听的爱情词句、你的富有幻想力的动人心弦的作品——所有这一切,只能使我害怕,而且,往往使我感到绝望……所以,我常常提醒你注意一些其他的事,注意生活和现实,而不要像你所喜欢做的那样整个地沉浸、陶醉在爱的世界里,耗费你的全部精力。”


父亲的叮咛,爱人的忧愁,马克思开始意识到他的大学生活发生了不小的偏差,如此下去,那个中学时代要为全人类的幸福而工作的马克思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可能是一个充满幻想、麻烦缠身的公子哥。在父亲的强烈要求下,马克思决定转学,前往柏林大学求学。


1836年10月,马克思踏上了前往柏林的求学道路,他对此仍然心存芥蒂,并不情愿。因为无论是马克思生活过的特里尔还是波恩,都属于欧洲西部,而柏林属于欧洲东部,而对当时的欧洲来说,西部远远比东部繁华。因此,马克思不太愿意去一个相对落后的陌生地独自生活。





到了柏林以后,马克思在写给父亲的信中提到:“到柏林去旅行我也是淡漠的,要是在别的时候,那会使我异常高兴,会激发我去观察自然,还会燃起我对生活的渴望。这次旅行甚至使我十分难受,因为我看到的岩石并不比我的感情更倔强、更骄傲,广大的城市并不比我的血液更有生气,旅馆的饭食并不比我所抱的一连串幻想更丰富、更经得起消化,最后,艺术也不如燕妮那样美。”尽管有一百个不情愿,尽管要与燕妮异地恋,但是马克思在清静的柏林大学校园里,彻底变成了一个“学霸”。





马克思的转变与柏林大学的整个氛围是分不开的,柏林大学的第一任校长是著名的哲学家费希特,他提出大学有双重任务:对科学的探求以及个性与道德修养,这也奠定了柏林大学的办学基调。这所大学出过很多名人,思想巨人黑格尔在这里担任过哲学系主任,后来出任校长,他在这里发表过著名的《柏林大学开讲辞》。中国也有很多思想家、理论家在这里就读过,比如陈寅恪。周恩来和郭沫若也在这里获得过名誉博士证书。


哲学家费尔巴哈曾在这里就读并拿到博士学位,他曾给父亲写信这样描述了这所学校:“在这里根本用不着考虑饮宴、决斗、集体娱乐之类的问题。在任何其他大学里都不像这里这样普遍用功,这样对超出一般学生之上的事物感到有兴趣,这样向往学习,这样安静。和这里的环境比起来,其他的大学简直就是乱糟糟的酒馆。”



入学第一年,马克思“敞开肚皮读书”,他广泛阅读了法学著作,重点学习了哲学,并且准备写一部法的哲学,天才的头脑一旦开始经历刻苦的学术训练,带来的就是思想的快速升级。马克思的“学霸”体现在通宵达旦、废寝忘食地阅读和思考,由于大脑CPU运转过热,马克思曾经一度“死机”,重病住院。即便是住院休养,马克思仍然认为这是一段难得的学习时间,索性把黑格尔的著作从头到尾读了一遍,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因为黑格尔哲学以艰深晦涩著称,许多学生甚至需要花十年的时间,才能通读黑格尔的全部著作,而我们的马克思只用了短短几个月,就掌握了黑格尔哲学的基本“套路”。当马克思恢复了健康,他立即参加了一个叫“博士俱乐部”的群体,这个俱乐部里“是一些有抱负的青年人,他们大多已经完成了学业。那里充满着理想主义、充满着对知识的渴望和自由的精神。他们最多的精力是致力于黑格尔哲学”。


新世界的大门向马克思敞开了,在他从浪漫主义转向黑格尔哲学的过程中,他有几天甚至完全不能思考问题,他像个狂人一样在花园里乱跑,他在新的思想领域里兴奋着,沉醉着,“他自信的步履敲击着地面,震怒的双臂直指苍穹。”


可以说,如果没有这段时间,就不会有后来真正的马克思的出场。我们知道,马克思主义哲学正是在批判和继承黑格尔哲学的基础之上完成的,而其中至关重要的决定性的一步,也就是对黑格尔思想的学习,这正是在马克思20岁左右的大学阶段里完成的。时隔20多年以后,马克思回顾起青年往事时说:“我要公开承认我是黑格尔这位大思想家的学生。”





不幸的是,两年之后,马克思的父亲去世了,再也无法批评和唠叨马克思了。这对于马克思来说是个终生的遗憾,马克思离家求学的过程中,追求过诗歌、追求过爱情、追求过哲学,却唯独与家庭渐行渐远。子欲养而亲不待,父亲去世以后,马克思一直心怀愧疚,把父亲的照片放在上衣内侧口袋里,永远随身携带。当马克思也去世之后,恩格斯把这张照片放在了马克思的灵柩里。至亲的去世使马克思真正成熟了起来,他开始写作博士论文,开始独自担负起自己的人生。


大学是人生中重要的成长时期,回首马克思的大学时光,既有“衣马轻肥”,又有“书香醉人”,无论如何,找到自我成长的目标并为之奋斗,这才是最重要的。青春最为宝贵,也最容易浪费,好在青春允许我们去犯错和改正,有道是浪子回头金不换。趁着青春年华还未消散,静下心来多读书多思考,让自己的头脑更有智慧,这样的人生才不虚此行。


0
关键字:
上一篇: 【微党课】-----(2018年第22期)
下一篇:【微党课】-----(2018年第18期)

网友评论

 

评论排行榜